季霖分享

JILIN SHARE

季霖分享

建工合同解释二 - 合同效力(一)

季霖解读建设工程司法解释二之“黑白合同”的效力认定

——李峻

2005年1⽉1⽇,《最⾼⼈⺠法院关于审理建设⼯程施⼯合同纠纷案件适⽤法律问题的解释》(以下简称“《解释》(⼀)”)颁布实施,迄今已过14年。在这14年中,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数量和涉案标的额双双大幅上升,新类型案件、新问题不断涌现,为统一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裁判标准提出了新的挑战。

建设工程行业大背景展示

2017年,全国法院审理一审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10.29万件。2018年,全国法院审理一审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11.32万件。建设工程施工合同履行期间长,影响因素多,涉及的管理性规定多,实践中违法建筑、明招暗定、“黑白合同”、非法转包、违法分包等问题突出,认定事实与适用法律难度很大。诉讼中的合同效力问题、鉴定问题、损失赔偿问题、优先权行使条件问题、实际施工人权利保护问题等缺乏统一裁判规则。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与商品房买卖合同纠纷、民间借贷纠纷、劳动争议纠纷、执行异议之诉纠纷等相互交织,处理难度增大。一些带有普遍性的问题,亟需统一裁判标准。


建设工程司法解释二之“黑白合同”的效力认定

涉及建设工程施工合同当事人签订的所谓“黑白合同”问题,即备案中标合同与另行签订的“补充协议”或“施工合同”等形式的合同对结算的约定不一致而产生争议如何处理。

解释(二)相较于解释(一),明确了中标合同实质性的范围,两个法条均明确了备案的中标合同的重要性,那么,经备案的中标合同一定会有效吗?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五十二条规定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合同无效:    

(一)一方以欺诈、胁迫的手段订立合同,损害国家利益;    

(二)恶意串通,损害国家、集体或者第三人利益;   

(三)以合法形式掩盖非法目的;   

(四)损害社会公共利益;   

(五)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

在建设工程合同中,当事⼈先签订合同,再对该合同进⾏实质变更并将变更后的合同作为中标合同进⾏备案的情形,即“⿊合同签订在前,⽩合同签订在后”。在此情形下,“⿊⽩合同”均因违反《招标投标法》的规定⽽⽆效。若当事⼈签订中标合同并将其备案后⼜另⾏签订合同的情形,即“⽩合同签订在前,⿊合同签订在后”。在此情形下,签订⿊合同不属于串标⾏为,不会影响⽩合同的效⼒,适用解释(二)第一条的规定。

“黑白合同”案例分享 

案例:西安市甲建筑工程公司与陕西乙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二审案

【(2007)民一终字第74号 2007年12月07日】

甲公司与乙公司于2003年9月10日签订《建设工程施工合同》,2004年4月5日在城乡建设委员会进行了备案。双方当事人向一审法院提供的《建设工程施工合同》文本内容是一致的,即没有29-3条款的内容。《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第十一条约定了工程进度款问题,对具体的工程进度和付款期限做了明确约定,甲公司自己也主张已向乙公司支付工程款12219182.8元,而29-3条款的内容与《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第十一条明显矛盾。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二十一条规定:“当事人就同一建设工程另行订立的建设工程施工合同与经过备案的中标合同实质性内容不一致的,应当以备案的中标合同作为结算工程价款的根据。”甲公司提交的建设档案馆存档的《建设工程施工合同》文本,该合同文本上的29-3条款是甲公司何某书写的,没有证据证明该条款系经双方当事人协商一致。一审判决仅凭招投标补办手续档案中有乙公司向甲公司出具的“法人代表授权委托书”,认定备案合同手续是由乙公司工地代表张某办理并按甲公司提交的存档合同文本作为工程价款结算根据,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故改判甲公司支付乙公司工程款15039897.24元及利息。

此案例在判决时解释(二)尚未出台,因此最高人民法院根据解释(一)第二十一条的规定及相关事实认定做出了判决。

季霖律师提醒:在此类案件中值得注意的是备案并非是合同生效的必要条件,而是属行政监管手段,在出现多个合同版本时,备案合同有利于维护交易秩序和交易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