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霖分享

JILIN SHARE

季霖分享

律师提供正常的法律顾问服务与涉嫌犯罪

律师提供正常的法律顾问服务与涉嫌犯罪

——杨涛

 

    近日,一起女律师被控参与涉“套路贷”恶势力犯罪案件引发法律圈的热烈关注,并走向公众媒体。

     网上流传的大成律师事务所(北京总部)的《关于西宁分所林小青律师因律师执业行为涉嫌“恶势力犯罪集团”案件的情况通报》、《青海省律师协会关于对林小青案件有关事宜的通知》、《林小青辩护人两轮法庭辩护词》及参加了庭审的全国人大代表、甘肃省律师协会会长尚伦生在朋友圈的留言,一篇篇质疑案件定性的文章纷纷出炉。

根据4月9日,全国扫黑办在京首次举行新闻发布会,发布最高法院、最高检察院、公安部、司法部联合印发的《关于办理“套路贷”刑事案件若干问题的意见》。 “套路贷”,是对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假借民间借贷之名,诱使或迫使被害人签订“借贷”或变相“借贷”“抵押”“担保”等相关协议,通过虚增借贷金额、恶意制造违约、肆意认定违约、毁匿还款证据等方式形成虚假债权债务,并借助诉讼、仲裁、公证或者采用暴力、威胁以及其他手段非法占有被害人财物的相关违法犯罪活动的概括性称谓。

     同一天,青海省首例“套路贷”恶势力犯罪案件,在西宁市城中区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虽然是公开审理的重大案件,但当地法院并未安排庭审直播。这是一个以魏某伟、宋某舟为首的恶势力犯罪集团,因为一位律师同案被提起公诉引发全国律师广泛关注。

据西宁市城中区检察院官方微信报道,检察院指控:自2017年5月以来,被告人魏某伟、宋某舟等人成立青海合创汇中汽车服务有限公司,非法从事汽车抵押贷款业务,采用欺骗、恐吓、威胁、滋扰纠缠、诉讼等手段多次实施诈骗、敲诈勒索、寻衅滋事、强迫交易等违法犯罪活动,涉及被害人463人,违法所得700余万元,严重扰乱了经济、社会生活秩序。

     关于律师林小青的犯罪事实,起诉书是这样表述的——“其中,因被害人罗某自行拆除安装在车上的GPS,被宋某舟等人认定违约,被告人林某某作为青海合创汇中汽车服务有限公司的法律顾问,通过向法院提起诉讼的方式对罗某实施敲诈勒索。”

     在庭上林小青的辩护人表示——“公诉人发表公诉意见时,谈到了案件的警示意义。我们也不得不考虑这个案件的警示意义。本案的指控引发了一个思考:换成其他律师为青海合创公司提供法律服务,其怎样做,才能免于被刑事控诉?是否可以说无论这个律师怎么做,只要他为青海合创公司提供法律服务,就是对该公司犯罪行为的帮助,就是同案犯?如果这样,律师的职业安全将取决于其当事人是否犯罪。这种观念将使得中国所有的律师处于恐慌中,律师制度的崩溃指日可待!”

    辩护词中的“公诉机关对林某某的指控,不仅关涉林某某个人的命运,这一指控的标杆性意义在于,一旦指控成功,它摧毁的不是律师执业权益,而是律师制度本身。”更是引起了法律界的强烈反响。

全国人大代表、甘肃省律师协会会长尚伦生受全国律协指派旁听了案件,4月11日下午,尚伦生在他的微信朋友圈写下了这样一段文字——“检察机关其实是维护律师执业权利的主体责任人。但这起案件中,检察机关将依法担任企业法律顾问,为企业提供正常、正当法律服务的律师,定性为参加恶势力集团犯罪,并认为提起诉讼也是敲诈勒索的手段。我认真旁听了9日的法庭调查,我不知道公诉人对于律师职业的特殊性了解多少?我也不知道检察机关是如何界定律师执业行为与犯罪行为之间的边界的?当律师的服务行为按照行政规定、行业规范都不能责难的情况下,又如何成立犯罪呢?三级检察机关如何高度重视不是关键,关键要准确认定事实、正确适用法律!不能贪多求大降低认定标准(这也是最高检领导讲的)!哪个刑事错案的形成少了提起公诉的环节?”   

    本案中的律师林小青,依据合同担任企业的法律顾问,律师名牌被摆放在公司、代理顾问单位参与案件调解,代写诉状出庭应诉,单纯来看,这些本是律师基本的法律服务工作内容。如果仅因顾问单位是套路贷等恶势力,就将作为法律顾问的律师化为骨干分子一类,明显是不合理、不合法的。律师本职工作的性质决定了,即使是被法院定罪判刑的犯罪分子,律师都有职责为他们做罪轻或无罪的代理辩护,更何况面对没有受到司法机关查处认定的顾问单位法律服务请求时。

    律师为顾问单位提供正常的法律服务,不能因顾问单位涉黑恶,就将为其提供正当法律服务的律师作为同案犯追究,否则,难免让处于国家重点发展、社会法治依赖的律师队伍,整体处于无处不在的风险之中。但是,如果律师为黑恶势力充当“军师”,深度参与套路贷,提供全程制度设计、法律服务,那就是性质完全不同的两个问题!已经超出了律师为顾问单位提供正常法律顾问服务的范围。

    我想受到众多律师、法律人士、社会民众广泛关注的根本原因,可能不仅仅是律师担任法律顾问的风险,还有律师为刑事被告人、服刑的犯罪分子代理辩护、申诉的风险可能会更大!

    林小青案究竟是动摇了律师制度,还是对律师提供法律服务的警示,让我们等待人民法院对案件事实及罪名定性的最终判决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