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霖分享

JILIN SHARE

季霖分享

索要分手费 ≠ 敲诈勒索!


近日,吴秀波报警抓前女友的新闻纷纷出现在各大媒体的头条上,据悉,吴秀波报案称受到前女友以曝光隐私为由勒索钱财,其女友也因涉嫌敲诈勒索罪被关押。

在现实生活中,因情人分手(即解除同居关系)而发生的纠纷数不胜数,有甚者会以暴露隐私、死缠烂打、使用暴力等手段相要挟,要求对方支付“分手补偿费”、“青春损失费”、“精神补偿费”等。那么,索要“分手费”的行为触犯了法律吗?

敲诈勒索罪法律规定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七十四条规定,敲诈勒索罪是指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对被害人使用威胁或要挟的方法,强行索要公私财物的行为。

刑罚规定

《刑法》第二百七十四条 敲诈勒索公私财物,数额较大或者多次敲诈勒索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或者单处罚金;数额巨大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数额特别巨大或者有其他特别严重情节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敲诈勒索公私财物价值人民币二千元至五千元以上的,为数额较大;
敲诈勒索公私财物价值人民币三万元至十万元以上的,为数额巨大;
敲诈勒索公私财物价值人民币三十万元至五十万元以上的,为数额特别巨大。

重庆市高级人民法院、重庆市人民检察院关于敲诈勒索罪数额认定标准的规定

敲诈勒索公私财物价值人民币三千元以上的,为数额较大;
敲诈勒索公私财物价值人民币六万元以上的,为数额巨大;
敲诈勒索公私财物价值人民币四十万元以上的,为数额特别巨大。


从刑法敲诈勒索罪构成要件看,
正常的索要分手费不会构成刑法中的敲诈勒索罪,但是如果在客观方面行为人采用威胁、要挟、恫吓等手段来索要分手费,那么就有可能触犯刑法了。至于吴秀波前女友是否构成敲诈勒索罪,我们且要看官方认定的真实情况了。

案例一:徐某某以揭露他人隐私的方法威胁黄甲索要170万元构成敲诈勒索罪被判有期徒刑八年(2009)沪二中刑终字第740号

1994年起,徐某某与黄甲保持着不正当男女关系。2005年7月左右,黄甲提出要与徐分手,被告人徐某某多次让黄甲写下有关其与黄甲婚外情内容的字条和书信,后被告人徐某某以此威胁黄甲,要求黄甲支付分手费,否则就将两人的不正当男女关系对外宣扬。被害人黄甲迫于无奈,于2005年7月至2007年6月29日间,分别给了徐某某84万元,通过银行支付给了被告人徐某某56万元;2007年8月7日,被害人黄甲的哥哥黄乙通过银行支付给了被告人徐某某30万元。

上海市杨浦区人民法院认为,被告人徐某某以非法占有为目的,采用揭露他人隐私的方法,敲诈他人钱款,数额巨大,其行为已构成敲诈勒索罪。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七十四条、第六十四条之规定,以敲诈勒索罪判处被告人徐某某有期徒刑八年,责令被告人徐某某退赔赃款。

徐某某以原审判决认定其犯敲诈勒索罪的证据不足为由提出上诉,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认为,徐某某的行为已构成敲诈勒索罪。原审判决适用法律正确,量刑适当,审判程序合法,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案例二:张某以揭露他人隐私的方法威胁黄甲索要200万元构成敲诈勒索罪被判有期徒刑五年七个月(2017)冀09刑终102号

2014年10月,张某同潘某相识并发展为情人关系。2015年7月份左右,潘某向张某提出分手。张某遂多次打电话向潘某索要200万元分手费。2015年10月20日14时左右,被告人张某驾驶出租车截停被害人潘某驾驶的轿车,以谈分手为由,拿走潘某的苹果6plus手机及车钥匙,并向潘某索要分手费200万元,威胁潘某不给钱就把两人系情人关系的事情闹到潘某家里,让潘某的亲友都知晓此事。原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七十四条、第二十三条之规定,认定被告人张某犯敲诈勒索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七个月,并处罚金二万元。

     二审法院认为,张孟以非法占有为目的,要挟被害人,强行索要财物200万元未遂,数额特别巨大,已构成敲诈勒索罪。应依法惩处。原判认定事实和适用法律正确,量刑适当,审判程序合法,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以上两个案例均是被认定为敲诈勒索罪,其在于主观意图将他人财物通过刑法所禁止的手段进行实际掌握和控制,在客观方面以暴露隐私为由进行胁迫。由此看来,他人非道德的隐私受法律保护,若对他人的要挟达到了能够强迫对方去做或去选择的程度,也算是客观违法了。而要构成敲诈勒索罪,则需要主观客观相一致,因此,索要分手费并不能等同于敲诈勒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