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霖分享

JILIN SHARE

季霖分享

明星涉毒事件的争议背后


近年来,明星涉毒新闻频出,从当年的房某某柯某某吸毒事件到前不久的韩星河某某吸毒事件,毒品种类五花八门,其调查过程中的反转及处罚结果上的差距也常常引发社会各界广泛讨论,本文将从法律角度谈谈其中所谓的争议。


一、朴某某吸毒事件:检测结果为何阴性转阳性?

明星涉毒案件中最具戏剧性的当属去年的韩星朴某某吸毒事件。

2019年4月6日,朴某某前女友因吸毒被捕,并供述朴某某吸毒事实。4月10-15日,朴某某否认吸毒事实并主动接受警方调查,引起巨大争议。4月16日,朴某某简易检测为阴性,舆论哗然。此后朴某某多次否认吸毒,并起诉媒体虚假报道要求赔偿,支持者众多,直至4月23日经报道,朴某某毛发检测呈阳性。

为何朴某某吸毒案件检测结果看似前后矛盾,这归结于毒品生物检材的不同特性。

吸毒人员吸毒之后,毒品通过血液分散到全身各个组织,在体内各种酶的作用下发生化学反应并产生不同代谢物,代谢物的种类可以反映毒品的种类;毒品在被机体吸收和代谢的同时也在不断排出,这相关的血液、组织及代谢物等,即为生物检材。

毒品检验中的生物检材种类繁多,其中最常见的是尿液,其次便是毛发、血液、组织、唾液汗液等等。在朴某某吸毒事件中首次检验呈阴性,所用到的就是尿液检验。尿液检验的优缺点都很突出,优点主要体现在采集方便、检测快捷、代谢物浓度高,但其适宜检测时间短,通常一般人吸毒后6-8小时就可尿检呈阳性,经过5-10天时间即可将毒品代谢掉,通常吸毒人员为了逃避检验还会选择服用促进代谢的药物,这一时长又会被缩短。所以尿检只能反映某一吸毒人员最近是否吸毒,而无法准确反映其完整的吸毒史。

如果要了解吸毒人员较长时期内的吸毒史,最好的检材是毛发,这也是朴某某第二次检测中所用到的检材。相对尿检来说,毛发检测虽然检测手段复杂、硬件要求较高,但其具有检测时效长、能够反映长时期内吸毒活动的优点,不仅如此,毛发在检测中还能确定吸毒人员的滥用方式,是对吸毒过程分析检测的最佳检材。吸毒人员在注射、吸食毒品后,毒品及其代谢物会随着毛发的生长从发根一端往发梢一端迁移,结合毛发的生长周期对毛发进行分段检测能完整地展现吸毒人员较长时期内的毒品滥用情况。所以在实践中,还能够通过对理发店毛发进行抽样检验来分析某一地区隐性吸毒人员的大致情况。

根据现行有效的《涉毒人员毛发样本检测规范》,毛发检测需取后脑处头发,但在实践中,针对恶意毁坏证据的犯罪嫌疑人,毛发检测还可以提取阴毛、腋毛等毛发。毒品通过一段时间的代谢后,残留在毛发中的毒品含量实则相对于尿液等检材来说较少,故而生长稳定的后脑处头发是最佳选择。在朴某某吸毒事件中,由于其有除毛等恶意破坏证据的嫌疑,最终提取了腿毛进行毛发检测并呈阳性。吸毒人员能够从各种渠道影响尿检结果,却很难影响毛发检测的结果,这就是在整个调查过程中检测结果发生反转的原因。


二、涉毒明星“同案不同判”?

明星涉毒问题并非近几年才出现,早在2014年8月,房祖名柯某某在洗浴中心吸毒被抓一事就引发各界广泛关注,同月29日,柯某某被释放,并在北京举行道歉记者会,房祖名随后被判处有期徒刑六个月并处罚金。

在这一事件中,二者在同一地点吸毒被抓,看似“同案”,实则不然,这是由于二者侵害的法益各不相同。柯某因吸食毒品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第七十二条),故而被处行政拘留14天;而房某由于涉嫌容留他人吸毒罪,触犯《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五十四条)而被刑事拘留,随后被依法起诉。

而相似的情况还有著名歌星李某某涉毒事件,因容留他人吸毒被判处有期徒刑九个月并处罚金,虽其与房某触犯的法益相同,但量刑情节不同,房某容留他人吸毒事实系自己主动交代,具有自首情节,故而量刑轻于李某。

吸毒并非犯罪,而是违法;对于吸毒人员往往根据《治安管理处罚法》进行行政处罚而非刑罚处罚。很多“吃瓜群众”没有厘清违法与犯罪的区别,法律层面的处罚结果不仅要看其是否达到入罪标准,在涉嫌犯罪时还应结合量刑情节等因素综合考虑。

在这个被各种信息充斥的快节奏时代,娱乐新闻总是格外博眼球,或付之一笑,或被各路媒体的大胆猜测牵着鼻子走;许多明星涉毒事件中不乏大喊枪毙的看客,也不乏所谓“阴谋论”的众多拥趸。但对于涉毒明星,“好”与“坏”均是从道德层面评判的结果,与其跟风质疑官方处罚的公平性,多多了解法律知识、树立法律意识,理性看待方是正理。